【与进食障碍分手】《引子》终于贴完了,明天开始有时间更新第一章[防暴方法] 

回复:40 | 浏览:6082前一主题 | 后一主题 收藏

防暴方法  |  
        去其他板块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间歇性暴食1年,体重可以一个星期内从100斤暴到130斤,非常恐怖的数字,每天吃很多东西,早晨吃,中午吃,晚上吃,脑袋里面什么都不想,只想着吃。每天早晨起床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像鬼一样,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肉在一天一天的涨,大饼脸,大象腿,一抓一大把,看到这样的自己,心情难过,又会继续在吃东西中发泄自己的压力,如此循环。

      明知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好,要吃的时候脑中也有不能再吃不能再吃的想法,可就是控制不住。吃完后会埋怨自己为什么自制力这么差,为什么就控制不住自己,明知道会胖为什么还要吃。可越埋怨越停不住,越埋怨吃的越多,我受够了这样的自己。

      许多暴食的孩子在吃的时候都是偷偷吃的,我也不例外。因为我是老师,中午孩子放学后班里一个人没有,所以犯病暴食那几天我在上班时会买很多面包饼干拿到班里,等中午时在班里“大吃特吃”,下班回家后又会买一堆,藏到包里,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又是一顿狂吃。有时爸妈在我的房间我没有机会吃,我会表现出很不耐烦,或者赶他们出去,再或者等到他们睡着后再坐在被窝里吃。有时为了控制自己不要在路上买东西,上班时我都只带10元钱,可就是这10元钱我控制不住时也会买东西吃掉…………

      我的文采并不好,有很多事情没有办法用语言描述出来,所以还有很多暴食的事情没有写出来,但我想我说的这些姐妹们应该都了解了吧,这应该是许多暴食孩子所共有的经历。

      因为暴食,我浪费了很多时间。我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工作,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看书学习。因为暴食,我和爸爸妈妈的关系闹得很僵;因为暴食,我几乎没有信心,总觉得自己很胖很丑,不敢出去见人,也不敢和别人交流。暴食给我带来的危害真的是数不胜数,我讨厌他,所以这次我真的想要永远的离开他了,虽然以前有过无数次再也不暴食的想法,都没有坚持住。但我相信这一次我一定要坚持。

      因为下定决心要改掉暴食,我几乎把当当网和亚马逊中与进食障碍有关的书都买来了。大体翻了翻,好多书都是理论很强的,但有一本不是,那就是《与进食障碍分手》。这本书的作者以前就是一位有20多年进食障碍经历的患者,她在治疗时写下了治疗日志。这本书就是在她治疗医师的建议下,根据她的治疗日志来写的。很有意思的一本书,篇幅短小,我看了之后感觉与我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像。现在我想把这本书和薄荷中的姐妹们分享,坚持每天传一点,就像坚持好好吃饭,不再暴食一样。

 

《与进食障碍分手》

《引子》

     我从没有结过婚,却要为离婚感到高兴。Ed和我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他虐待我、控制我。总是毫不迟疑的告诉我他觉得我做得多么糟糕,以及我应该怎样做才对。我恨他,却无法离开他。Ed使我相信我需要他,离开他我就一文不值、一无所长,甚至变得更糟。他告诉我他总是在为我的最大利益着想——他那么做都是为了我好——而最终他却总是辜负我。他承诺,却从不守信。终于在我的身体和精神都跌落谷底之际,我决定跟他离婚。

      让我多告诉你一些关于Ed的事情吧。她并不是高校的优等生,不是我在大学里开始约会的追求者,也不是我在超市付款台结识的人(尽管在关于超市的故事里他确实占了极大的分量)。Ed的名字来源于eating disorder(进食障碍)开头字母的缩写,Ed就是我的进食障碍

      你可能会从内心里听到那些细小的声音中认出Ed来,听:你只要再减掉几斤就好了。”“你知道那里面有多少卡路里吗?”Ed是那个从镜子里回望着你,并告诉你你的样子不令人满意的人。Ed会跟我们每个人交谈,有些人深深陷入与他纠缠不清的关系中(长期暴食),有些人只会偶尔跟他约会(间歇性暴食),也有些人可能是第一次遇见他(刚刚开始)。无论你是已经跟他结了婚,抑或只是调调情,这本书都是为你而写的。

      我从心理治疗师Thom Rutledge那里学到一种治疗方法,可以与Ed也就是我的进食障碍彻底分开。在这种方法中,进食障碍被当成是一个独立于我之外的,有着自己的思想和个性的个体。在最初跟Thom的一次治疗中,他拿来另外一把空椅子放在我们前面,让我把它当成是我的进食障碍并对着它讲话。Thom没有在意我流露出的“你一定是疯了”的表情,继续说:“如果你的进食障碍正坐在这张椅子上,你会对他说什么?”好吧,他是专家,我又付钱请他为我治疗,那就试一试吧。我看着这把椅子说:“为什么你总想控制我的一举一动?你怎么就不能走开?(这也是我想对我自己的Ed所说的话)在问这两个问题的短短瞬间,我感到跟进食障碍拉开了一点距离,这种感觉真好。那次治疗里我一直继续着跟进食障碍的这种交流,快结束时,我为自己的进食障碍起了一个男人的名字“Ed(埃德)”并且第一次感到自己向自由迈进了一大步。

      在与先前所有其他治疗结束后的感觉不同,那天,我离开Thom的办公室时,怀揣的是一份沉甸甸的希望。在那次治疗中我感受到的那一点点与进食障碍分离的感觉,就让我相信自己有康复的可能。在与其他治疗师或医生的合作中,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分离的感觉。实际上,我常常在治疗时一直哭泣和诉说自己在康复尝试中的挫败,而在治疗结束后体会到更深的绝望,也就更深的陷入进食障碍。从没有人引导我积极地跟进食障碍去斗争。当然,有些专家也给我一些建议,但通常很不现实,也没有涉及真正的问题所在。例如一位精神科医生坚持认为,如果我回到学校上学,再拿一个音乐方面的学位,问题就能解决。他确信这样有助于改变我近视方面的行为,实际上,申请大学以及与入学咨询的交谈只是让我疲于应对,而无暇与进食障碍正面交锋。(逃避不是办法,就像有人说逛超市时不要朝卖零食的地方走,那就是一种逃避。真正想解决暴食,就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自己的真实想法,不要太纠结于食物。如果真的想吃,那就去吃吧。享受美食带来的幸福感,而不是看到食物会害怕,吃了之后产生负罪感。)所以,你可以想象,当Thom授予我一种直接与进食障碍交谈的治疗方法时,我感到多么的解脱。终于能够把我的真实感受说给我的进食障碍听的感觉真是齐妙。仅仅一会儿的功夫,Thom的治疗就让我重新找回了做Jenni(作者自己)的感觉——我已经好久没见过她了。

      与大部分接受这种治疗方法的人一样,我的进食障碍是位男士。这么多年来,在进食障碍治疗小组的所有姑娘们中,只有一个人感受到的进食障碍是位女士,她把“她”叫做“Edie(艾蒂)”。如果你的进食障碍也是位女士,你大可以用“Edie”替代这本书中出现的Ed”,而重要的是要开始与他/她分离。

      我用“离婚”来形容我与Ed的分离,是源于在治疗中了解到的一种类比方式,就是把我们与进食障碍的关系比做一段虐待型的婚姻关系,婚姻中的妻子被丈夫所控制,甚至施暴。身患厌食症或贪食症的女性害怕离开Ed就好像一个备受虐待的妻子不敢离开自己的丈夫一样,因为那常常是他们唯一拥有和了解的东西。就像身处虐待型婚姻中的女性在朋友和家人面前总要隐瞒身上的青紫一样,身患进食障碍的女性也是这样隐藏自己的伤疤的。(不敢向别人说自己在暴食,吃东西时总是偷偷的吃,在别人面前装作很正常,可一离开就又开始暴食)妻子们只有走出决心与虐待狂离婚的第一步后创伤才会开始愈合。这也是进食障碍患者在生活中获得自由的唯一方法。如果你从来没有结过婚,你可以把与Ed的分离看作是与男朋友分手,或者是与最要好的朋友决裂。再一次,请记住,最重要的是——分离。

      在治疗中,我认识到康复不是消灭进食障碍,而是改变与他的关系通过我的分例疗程,我与Ed的关系彻底改变了,好像一对夫妇通过离婚的过程彻底改变关系一样。为了改变与Ed的关系,我必须学会抽身出来主动与他分离我得给自己的思想留出一定的时间,从而为表达与Ed不同的意见创造机会。我意识到,我对食物偏执的想法和对自己身体的否定与苛责都是来自Ed,而不是我自己。迄今为止,康复对我来说就是为真我的存在创造空间。

我对Ed的第一次记忆是在我刚刚4岁的时候。Ed在舞蹈课上嘲笑我是房间里最硕大的女孩,他说我腿粗,因为我穿上练舞的紧身衣时大腿内侧会有摩擦。在舞台上,是否把舞蹈跳对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穿上演出服后我看起来有多苗条。小学拍集体照时,我没有被安排在前排,前排都是些瘦小的女孩,我为此耿耿于怀。Ed向我解释:“你被安排在中间一排是因为你胖,如果你瘦的话,就会被安排在前排。”然而,照片上的我看起来并不胖,我只是比前排的女孩个子高而已。但Ed从不说我高,而只是说我胖。还是个孩子时,Ed就开始限制我的食物摄入了,他从不允许我吃甜食——没有感恩节的馅饼,没有生日蛋糕,也没有万圣节的糖果。

高中时,Ed总是不让我吃午饭。合唱团彩排时,他让我盯着布满镜子的墙壁找谁是团里最瘦的女孩。Ed告诉我,想成为成功的歌手就必须在瘦一点。在大学里,他变本加厉的限制我的食物,而最后,他开始强迫我吃大量的食物。为了保持苗条,他说服我把吃进的食物清除掉,也就是呕吐、禁食,或拼命运动。Ed喜欢这种暴食——清楚地循环。说到暴食,在凌晨一点的时候从肯德基吃到麦当劳,再到比萨饼店,甚至拣垃圾桶的饼干吃,对我来说都是很平常的事。Ed控制了我的生活。

(以上两段的经历,去年一年我都在经历着。总觉得自己胖,总觉得自己很难看,走在路上总是盯着那些很瘦的女孩,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她们,然后再低头看看自己,心情会一下跌落到谷底,为什么我就这么胖,为什么我就不能像她们一样瘦。面对别人我总是很自卑,觉得自己哪里也不好。但是只要瘦,我就会比别人优秀,别人就会很羡慕我。这种病态心理,一直折磨着我。这几天我已经开始试着改变了,看到瘦瘦的姑娘时只是羡慕,稍微有点嫉妒,但不像以前一样那么自卑了。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

Ed的分离并不容易。在我的整个康复工程中,我一遍遍的问自己:“那是我的想法,还是Ed的想法?”回答通常是:“是Ed的想法。“我总能知道Ed的想法,却不得不费力搜寻到底Jenni是怎么想的。另外,我还意识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我非常了解Ed,却经常感到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Jenni(现在我也有这种感觉,我自己的想法到底是怎样的?)

治疗之初,我只是单纯学习怎样分辨Ed的声音和我的声音。刚开始时,我百分之百认同Ed所说的任何话。他要是说我胖,我就是胖;他要是说去商店,我就去;他要是说一直吃直到他喊停,我也会照做。

慢慢地,我开始反对他的意见,然而却依然完全服从于他的命令。如果Ed告诉我不要吃午饭,我明知他是错的却还是会照做。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软弱,此外,我还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我根本是明知故犯呀。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容易被控制的人,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作为治疗的一部分,我坚持记笔记,学着记下和Ed的对话。我在本书中贯穿了这些对话,希望有助于你和你的Ed分离。下面就是一个例子:

Ed:真不敢相信你今天要出去吃午饭!

Jenni:我的朋友邀我一起去的,我也没办法。

Ed:那点菜的时候我说了算。

Jenni:(点头)当然。

Ed:我们只是和食物捉个迷藏,把他们藏到纸巾下面。

Jenni:好的。

就这样坚持着,不断地挫败令我改变的决心日增,我最终开始违抗Ed的命令。下面是我与Ed对话的另一个例子:

Edjenni,我知道你感觉糟透了,去自动售货机那儿吧,尽可能地吃个痛快,这种要命的感觉就会消失的。

Jenni:不对。如果我那样做,只会使我的感觉更糟。

Ed:你会感到放松,感到平静。只要暴吃一顿,这种糟糕的感觉就会像以前一样烟消云散。

Jenni:那么做只能暂时麻木一下自己,而后就是内疚、羞愧、愤怒,并且我仍然会觉得很糟糕。

Ed:不要再和我争了。去零食机那儿挑你钟爱的食物去吧!

Jenni:不。我会打电话,向理解我感受的朋友寻求帮助。我再也不需要你了。

写下这些对话,对于和Ed的分离很有帮助。这也是Thom治疗练习的一部分,这类练习都放在本书第一至六部分的结尾部分,Thom会在那里提供建议,并分享对我的康复有里程碑意义的练习。我不能保证这本书的每一部都会帮到你,但在我的康复过程中,每一步确实都是很重要的。有些练习可能一开始看起来有点傻,而Ed也会告诉你这只是在浪费时间。但即使那些看起来有点傻的练习,我也建议你尝试。这本书里只收录了很少的几个练习,少到不含什么卡路里,而且也不必有一次完成所有练习的压力,这样在你第二次读这本书的时候就会从某个练习中心发现很多在第一次读诗并不觉得有什么帮助的东西。把有用的拿去,剩下的尽管放下。

这本书的形式是专门按照进食障碍对思维的损害特征而设计的。Ed结婚的日子里,我的大脑完全被食物和体重占据,而无法关注任何其他的问题。阅读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并且也几乎不可能有足够坐着的时间来看书。我通常翻来覆去的看一本书的同一页。(是的,暴食的时候我很难集中注意力去读书,这一年买了很多书,可是一本都没有读完,感觉自己真的好无能)考虑到你也可能有注意力集中的问题,这本书由容易消化的小块章节所组成。我发现,把注意力集中在小块章节上比长篇累牍的章节要容易很多。

把本书分成小块章节的另一个原因是适应你忙碌的日程。我知道你忙,因为我知道进食障碍会消磨大量的时间以至于你几乎没有时间做其他事。如果你和我一样,你一定把大部分时间用在迎合Ed的要求上。小块章节好在可以很快看完,只一会儿的功夫,在Ed有机会阻止你之前,你就可以得到一定量的信息,能真正理解、记住和应用到生活中去。<o:p></o:p>

除了章节的短小特点外,你还会在这本书中发现幽默的特点。你可能会笑,但这并不意味着强调的主题不够严肃。我们会在旅程中发现趣味,但那绝不是Ed想要给你的。在我的康复之旅中,幽默是帮助我打破“永无康复之日”这一悲观信念的重要元素,他还给了我看待进食障碍的新视角。获得打趣Ed的能力让我有了一种重新掌控生活的力量感。<o:p></o:p>

尽管这本书是专为被进食障碍折磨着的同胞所写的,但Ed也乐于细读每一页。Ed会和你一起读,还会利用他从中学到的每一点。跟到他的声音了吗?在你看书的同时,去听Ed对书中观点的反映,练习区分Ed的反应和你自己的——记住,你不是EdEd会从书中拿取他想要的,而你的任务则是为自己的康复,为自己的生活,拿取自己所需要的东西<o:p></o:p>

虽然听起来可能有点儿怪,但我不打算在这本书中解释进食障碍是怎么回事。在我第一次开始治疗时,我错误的以为可以通过“推理”赶走进食障碍。我阅读每一本相关的书籍,靠自己对生物化学和医学的兴趣去努力了解为什么我会得进食障碍,它是怎样发生的,以及何种特殊的化学信号在我大脑中出了问题。我以为了解了这些问题的始末,就能通过推理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然而我错了。最终,我不得不盯着Ed的脸开始行动。在这本书中,我分享自己的经历、力量和希望,是这些最终帮助我打开与Ed相连的枷锁。<o:p></o:p>

本书讲述的内容有关放弃、倒下、爬起,以及意识到自己并不孤单。事实上目前在美国,有500~1000万的女性患有进食障碍(进食障碍在美国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可是在我们中国却并没有得到重视= =)进食障碍患者大部分是女性,男性只占所有患者的5%~10%。不过我认为这个百分比可能没有反应出男性进食障碍患者的真实人数。因为患有进食障碍会给男性带来耻感,所以许多人不愿透漏病情,这类似于20世纪70年代的女性酗酒。酗酒被认为是一种男性疾病是因为女性通常隐藏自己的症状。所以这本书对男士和女士都有帮助。<o:p></o:p>

你的想法可能处在从“认为自己根本没有进食障碍”到“积极的寻求从进食障碍中康复”这两极之间的任何一点上。在同一天甚至同一个钟点里,你都可能会在两极之间不同的点上摇摆。否认是进食障碍的特征之一。在我病情最重的时候,人们每天都在质疑我的体重,问我是否得了厌食症,我把这当成是最大的赞美。你还可能有抵触情绪或更复杂的情感。不管怎样,我希望你尽量敞开心扉来阅读这本书。<o:p></o:p>

写了本关于康复的书并不意味着我已经远离进食障碍和忘了患病的感受。实际上,恰恰因为我的感受太深了,才如此投入的写这本书。我知道,进食障碍与不断的自我苛责、自尊的丧失和残酷的完美主义相伴相依,更知道深陷其中是什么滋味——我完全知道被Ed包围是种什么感觉。<o:p></o:p>

我清楚“不得不保持苗条”的感觉。我目前正在对体型有极高要求的音乐方面追求职业发展。我拒绝了医学院的录取通知,选择在唱片录制方面一波。大学毕业后,我离开了家乡德克萨斯州所熟悉的一草一木,独自一人前往美国音乐之城的纳什维尔去追寻梦想,这个梦想要求我不得不保持完美的体型。我放弃了做医生的机会,踏上这条没有任何保证的道路,结果是与进食障碍的面对面。在纳什维尔,我发现多数成功的女歌唱家都很瘦。Ed告诉我必须得更瘦才行。直到今天,我仍然在与“表演者应该比世界上的每个人都瘦”的想法斗争(我们不是明星,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o:p></o:p>

我曾在生活中一次又一次的相信Ed,总是情愿再给他一次机会,结果却只是一次次陷入更糟糕的境地。如今我已不再信他,并跟他离了婚,不过还是偶尔会走回头路。我还是一件未完成的作品,绝非完美,好在我已经明白了“完美”不是目的。<o:p></o:p>

我清楚患有进食障碍是怎样的,也知道克服它要经历什么。在这本书中,由于我尽量使每个故事都简短,所以你可能会以为我的康复很简单。当我努力缩减故事时,看起来好像我经常会迅速战胜Ed例如,我可能在一个故事的第一自然段坠入苦海;而到了第三自然段,一切就都好起来了,生活好的不能再好。我向你保证,跟Ed的斗争从不是这么简单。虽然故事的第二段篇幅可能有限,却是大量辛苦工作的结晶,有汗水与鲜血,混杂着抑郁和绝望的愤怒与抵触,那可能有无数个康复路上辛勤努力的日子组成。康复绝非易事。<o:p></o:p>

Ed分离非常具有挑战性,而有时似乎就是不可能的。我只是不得不相信自己,并情愿一次次的失败,再找到力量重新开始。Thom见证了我的反复,有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鼓足勇气再来,关键是,我每一次都做到了。文字不足以描述克服进食障碍是怎样的一个过程,你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真正明白。<o:p></o:p>

没有任何一本书或一种程序能一下子把你的进食障碍赶走。要从进食障碍中康复,你就必须得吃饭,必须停止暴食和呕吐,必须与Ed分离,重新或者可能是第一次认识你自己。康复是对生活的全新诠释,是积少成多、滴水穿石的过程。变化的发生需要时间,所以,好好训练你的耐心吧。(很喜欢她用的这两个词“积少成多,滴水穿石”来形容克服暴食的过程)

不要试图单靠自己去完成这个过程。我试过,行不通。想沿着康复之路走下去就需要在周围建立一个支持系统(找一个你最好的伙伴,能帮助你的伙伴,在你想要暴食的时候可以向她诉说,在你暴食后心情抑郁时可以开导你,让你再鼓足勇气重新来过)我的支持系统里有我的朋友、家人、治疗小组里的病友,还有我的营养师Susan、我的内科医生Tucker博士,当然还少不了我的心理治疗师Thom。有了它们的帮助,才有了我今天畅享的精彩生活。<o:p></o:p>

我曾听说过这样一种方法:“从外往里看,看不懂;从里往外看,说不清。这是对进食障碍的精彩描述。没有进食障碍的人不可能理解它,而他们也没法指望我们这些患有进食障碍的人把它说清楚。在我的康复过程中,我和我的父母最终都认识到他们不可能明白Ed迫使我的所想和所作,而只有在我们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后,他们才真正能够给我支持。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搞不懂,但我支持你。”(我也希望我的爸爸妈妈能对我说这句话,可是他们现在对我说的只是“我搞不懂”,没有后一句“我支持你”= =)我们不一定非要人们理解我们,只需要他们相信我们。如果我跟妈妈说我“觉得”自己胖,握柄不需要她说服我相信自己并不胖。她无法理解那种感觉,但它相信我有那种感觉。这就足够了。<o:p></o:p>

康复过程中,有时很难看清自己的目的地在哪儿。这种新的生活方式似乎把你带到一条没有终点的道路上。就像Tucker博士所说:“和终点相比,方向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走在通向幸福的路上,何必在乎走到哪儿了呢?读这本书的时候,你就已经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行进了。不用担心在路上拐错弯,只要我们在行进,每一次错误地迂回都是一次宝贵的经验。<o:p></o:p>

同时,只要在行进,你就是在快乐、宁静和离婚(当然是与Ed)的道路上了。这次离婚,你不需要高级律师、法官,甚至不需要有配偶(就像我开始所说,我从没有结过婚)。你不需要手指上有戒指才能和Ed离婚。你所要做的,就是翻过这本书的书页,还有你的康复、你的生活的每一页。当你翻到了看起来像离婚判决书的那一页时,实际就已经成熟,签上你的大名,跟Ed做个了结。你,就自由了!<o:p></o:p>

蚊子123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树妖

财富:2373

发贴:803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最近有点暴糖的迹象,hold住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一章《申请离婚》

            ——与Ed分离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占楼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接着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再来占

Vivian_Fitness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VIP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版主

VIP  

等级:小薄荷

财富:20062

发贴:2385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觉得写得很好呢。楼楼的书是电子版的吗?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Vivian_Y❤(薇薇)写道:

觉得写得很好呢。楼楼的书是电子版的吗?

不是呢,是实体书,我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为的是想让自己坚持微笑

Vivian_Fitness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VIP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版主

VIP  

等级:小薄荷

财富:20062

发贴:2385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vicky_feifei写道:
❤Vivian_Y❤(薇薇)写道:

觉得写得很好呢。楼楼的书是电子版的吗?

不是呢,是实体书,我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为的是想让自己坚持微笑

我就想说呢。都搜不到。

亲这样做也很好呢,以后都会期待亲的更新啊~

然后可以彼此监督下~微笑

樱漪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梦中的橄榄树

财富:6074

发贴:2586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加油啊亲,希望你健康!

遥遥oO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大树

财富:648

发贴:235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好书丫!等更新~

繁盛果实泡菜鱼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402

发贴:569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我比你夸张,我从100j暴食到140j,我这个才叫夸张。。。现在在减肥,近期也没有暴食,也没有暴食的念想,不知道是不是走出来了,去年年尾的时候发现暴食真的没意思,除了吃来吃去的,后来就干脆懒得买东西吃,家里有啥就吃啥,到今年才开始减肥,应该可以算走出来了。

soodapink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梦中的橄榄树

财富:6945

发贴:31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脑袋里面什么都不想,只想着吃”“明知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好,要吃的时候脑中也有不能再吃不能再吃的想法,可就是控制不住。吃完后会埋怨自己为什么自制力这么差,为什么就控制不住自己,明知道会胖为什么还要吃。”..............这感觉太懂了!!楼楼,让我们一起和ED分手吧!~~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圓肚肚小梨写道:

“脑袋里面什么都不想,只想着吃”“明知对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好,要吃的时候脑中也有不能再吃不能再吃的想法,可就是控制不住。吃完后会埋怨自己为什么自制力这么差,为什么就控制不住自己,明知道会胖为什么还要吃。”..............这感觉太懂了!!楼楼,让我们一起和ED分手吧!~~

我本来就是个话少的人,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面不想说。可是我现在觉得如果不说只靠自己还是会如此循环下去,周一我鼓足了好大的勇气想要和我妈妈说我的情况,可是一打电话她听了之后根本理解不了,还一个劲儿说我“我就真不信了怎么能控制不住”,我的心情本来就很抑郁,一听到她这样我心里就更难受了,现在在家里我一句话都不想和他们说了。

幸亏我对我的好朋友说了后,她安慰我,虽然她也理解不了,但是她没有骂我责怪我,而是鼓励我,下次要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感觉我可以和她打电话说的,我觉得他能帮到我。

不知道亲你是否也是和我一样的情况,不敢和别人说自己有暴食的毛病?

温一温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神木

财富:3060

发贴:288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雪团雪团雪团雪团写道:

我比你夸张,我从100j暴食到140j,我这个才叫夸张。。。现在在减肥,近期也没有暴食,也没有暴食的念想,不知道是不是走出来了,去年年尾的时候发现暴食真的没意思,除了吃来吃去的,后来就干脆懒得买东西吃,家里有啥就吃啥,到今年才开始减肥,应该可以算走出来了。

停止暴食多久了?  100j到140j,是吃了几天?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