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宣言*】﹎与进食障碍分手√[防暴方法] 

回复:43 | 浏览:4107前一主题 | 后一主题 收藏

防暴方法  |  
        去其他板块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我叫返返,大家也可以叫我Jean,和进食障碍相伴很多年,久到我已经不记得有多久了,这个月的复发让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糟糕的状态,我下定决心想要与我的进食障碍分离,我再也不要让他控制我,拖我进入无底的深渊。
     
      我在无休止的同进食障碍斗争的过程中,在趴在垃圾桶边哭边吐的时候,无意间知晓了一本书的存在---《与进食障碍分手》,我仿佛在又一次失败的阴霾中看到了一丝曙光,今天一大早我就满怀期盼的直奔书城,将这一本可能改变我命运的书籍买了回来。

      阅读的过程中我数次痛哭流涕,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共鸣,是平日里身边的人都不会跟你产生共情的感受。读着这本书就好像看着另一个自己,如何被一个叫做“进食障碍”的人折磨、支配、怂恿,又如何下定决心与他决裂却又一次一次往复失败的循环。

      这一次,我借用书中的方式,在薄荷里,立下独立宣言。我将我的“进食障碍”与本我分离,把它当成是一个独立于我之外的,有着自己的思想和个性的个体。我学习作者,称他为Ed(埃德),并下定决心,与他分离。
 
      我会在这里,记录我和进食障碍斗争的每一个细节,然后把《与进食障碍分手》坚持打完,结合书里的内容写一些我的实际情况,希望有和我一样患有进食障碍的朋友看到,能从中获取能量,帮助到大家,这是我鼓起勇气把我的进食障碍公之于众的最衷心的动力。
      更新书中的章节我会用绿色的字,如果是记录我自己的心情或者同Ed先生的对话,我会用黑色的字。以此区分,怕影响需要阅读《与进食障碍分手》的朋友。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觉得十分符合现实的情况----我曾听说过这样一种说法:“从外往里看,看不懂;从里往外看,说不清。”这是对进食障碍的精彩描述。没有进食障碍的人不可能理解它,而他们也没法指望我们这些患有进食障碍的人把它说清楚。在我的康复过程中,我和我的父母最终都认识到他们不可能明白Ed迫使我的所想和所做,而只有在我们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后,他们才能真正能够给我支持。我只是需要他们相信我确实“感到”Ed让我感觉到得一切(无论在他人眼里是不是事实)。他们无法理解那种感觉,但他们相信我有那种感觉。这就足够了。


      暴食—清除—节食,为什么我不能停止这一循环?为什么我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吃饭?因为Ed在主导一切。我每天都试着想战胜Ed,却总是以失败告终。无论多么努力,我仍然发现自己处在上述的恶性循环里。我常常发誓要戒除这些行为,却连一天甚至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住。

 

      尽管我已经意识到和Ed在一起不可能有好日子过,但同时我也无法想象没有他的日子。因此,虽然多年以来我都在告诉自己要改变这一切,但内心深处其实一直明白自己还是会和Ed在一起。矛盾无可回避。我恨Ed,想跟他决裂,可仍有“一小部分我”不肯让Ed离开。

 


      我对自己和对Ed给我的人生规划了解得越多,对他的谎言就越发地感到气愤。Ed告诉我一个女人的美丽体现在她的体型和踏上体重计时的数字显示上。Ed告诉我,是他让我变得特别;没有他我将一无是处;只要和他在一起,他就会使我的方方面面都完美。

 


      在Ed的谎言所带来的现实中活了足够久以后,在极度的挫败与悲哀后,在达到谷底之后,最终我决定让Ed永远离开。为了表达与Ed分离的决心,我写下了与他决裂的独立宣言。我以美国的独立宣言为模板,惊讶的发现居然没多少字可改,似乎当年英国对美国这个殖民地的专制统治和Ed对待我的方式是一样的。在这里,薄荷,我一字一句的发表我的宣言,也热烈期盼着薄荷的宝宝们回复我,签上你们的薄荷名,作为对我的支持!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来这里,或者记录我与Ed的对话,或者将书里的内容与大家分享。我承诺每次跌倒,都会重新站起来,并坚守我的誓言!

 


      写下我的独立宣言并跟他人分享,意味着我决心不再回头。我从此全身心地投入,走上与Ed离婚的漫漫长路。我知道那将是我所走过的最艰难的路,甚至需要爬行----但我也知道那将是值得的。

 

 

 

 

我的独立宣言


      在人类历史时间的进程中,当一位女子Jean有必要解除其与Ed之间的桎梏,并按照自然法则和上帝的旨意在世间取得独立与平等的地位时,出于对人类舆论的真诚与尊重,要求她必须将不得已而独立的原因予以宣布。


      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无论何时当Ed侵犯了这些权利, Jean都有充分的正当性去摒弃他,并走上康复之旅,旅程中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安全和幸福为原则。当虐待性的行为连绵不断,证明Ed追求的目标是企图把Jean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Jean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Ed,并为将来的安全着想而走上康复之旅。被Ed统治的历史就是一部反复上演的被伤害的历史,所有行径的直接目的就是要在Jean身上实现专制的暴政。为了证明这一点,特将事实陈诸于世:

  • Ed在长时间内禁止Jean寻找快乐。   
  • Ed造成了大量的暴食与清除的循环。  
  • Ed不但蹂躏Jean的生活,也伤害了她周围的人。   
  • Ed与“完美主义”勾结,让Jean表现得表里不一。   
  • Ed令Jean的内心躁动不安。  
  • Ed隔绝了Jean的情感。   
  • Ed不允许Jean有自己的思想,统治了Jean的世界。   
  • Ed剥夺了Jean的食物。    Ed夺走了Jean的感情,磨光了她最具有价值的道德感,从根本上改变了她的价值观。

 

      在上述高压政策的每一阶段,Jean都曾卑微地请求予以纠正。她反复的请求得到的回应却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所以,Jean必须承认有必要宣布自己的独立,并把Ed是为敌人。


      因此,Jean隆重地宣布她自由、独立了;她已经解除一切效忠于Ed的义务,从此完全断绝并必须断绝与Ed之间的一切联系。作为自由独立的女性,她享有全权去吃、去享受平静的生活,以及做其他一切独立的个体有权做的事情。为了拥护此项宣言,jean怀着神明保佑的鉴定信心,以她的生命、财产和神圣的荣誉,与她的薄荷成员宣誓!

 

 


      这是我最最坚定的信念,我把它公之于众,表明我的决心,也怀有期盼的心得到大家的支持,无论你有没有进食障碍的困扰,我都希望能把我的经历分享给大家,并且我作为一个进食障碍的患者,觉得这是一本十分有益于康复的书,借此机会推荐给大家。


      像我之前所说的,我会坚持来这里,或者记录我和Ed的对话和自我治愈道路中的坎坷,或者把书里精彩的内容与大家分享,也希望能帮助到其他患有进食障碍的宝宝们,希望我们都能够加油!


      如果支持我,就回复你的薄荷ID名字,让我知道还有更多的力量在支撑我走下去。不过就算只有我自己,我也会坚持下去,不为别的,只为了我的健康、自由和独立!


----Zy.Jean  2013-5-20

 


      PS:感谢大家耐心读完我的宣言。像上面提过的一样,“从外往里看,看不懂;从里往外看,说不清。”这是对进食障碍的精彩描述。没有进食障碍的人不可能理解它,而他们也没法指望我们这些患有进食障碍的人把它说清楚。每个有着进食障碍的人最终都意识到,没有进食障碍的朋友,是不可能明白Ed迫使我的所想和所做,衷心期盼每个留言回复的宝宝,都可以接受了这个事实后,你们才能真正能够给我支持。我只是需要你们相信我确实“感到”Ed让我感觉到得一切(无论在他人眼里是不是事实)。没有进食障碍的人,根本无法理解那种感觉,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就是不能正常吃东西。但是,只要你们相信我有那种感觉,不批判,也不用提供意见,只要相信我们,并全然用爱来包容我们,在我们跌倒的时候,在背后默默扶持,就已足够。

      想要和我的Ed先生分离,不可能一步就可以解决,这是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会反复,也会失望,但是我会坚持。同时,只要是在进行,我们就是在快乐、宁静和离婚(与Ed)的道路上了。我所要做的,就是翻过这本书的书页,还有我的康复、我的生活的每一页。当我翻到了看起来像离婚判决书的那一页时,时机就已成熟,签上我的大名,跟Ed做个了结。我,就自由了!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2013.5.21

      昨天深夜,Ed先生和我一起看着《与进食障碍分手》。

      他在里面看到他所想要汲取的影响时,就叫嚣的说:“你看,你听信了这本书,想要和我分开!你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有我在,你可以毫无顾虑的吃下所有一大包一大包你想吃的东西,只要吐出去,既不会胖,又过瘾,这样多好!”

      我摇摇头:“这样是很过瘾,但是我的身体会受不了,因为你,我的情绪极差,没有办法好好看书,也没有办法和食物建立正确的关系,你让我封闭我自己,整天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抱着食物和垃圾桶。我不要再这样糟践自己的身体,我是真心要和你决裂."

      Ed很不屑:“你嘴里这样说,中午暴过之后,我叫你明天断食清肠,你怎么不反抗了呢?你明天就不应该吃东西,你看你,这么胖,这个世界胖女人是没有出路的,身材曼妙的女人才有未来!”

      我咬咬牙:“我确实不瘦,但是我不会听从你的建议,我明天会按时吃饭,吃身体真正需要的东西,这样才会有好的身体,好身体就有好未来!”

      Ed妥协了一下:“那明天你吃什么要听我的,只能吃低热量低脂肪的东西,那样你才不会越来越胖,你听我的,我会让你越来越完美!”

      我摇摇头:”你不用再欺骗我了,你哄骗我持续吃这些东西,压制我的欲望,等到它们变本加厉席卷而来的时候,你就又会哄骗我重复暴食---清除---节食的循环,我不会听你的,我要参考正常的营养结构!你从我的房间出去!“

 

      Ed默默的走开,但是神情并不落寞,仿佛他一点儿也不急着劝服我,而我就能自动回到他身边。

 

 

      早上起床后,一如既往的从床底下拽出体重计,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声音,他语调嘲讽,不急不缓地说:"上秤吧!看看你听了那本书所说的东西之后,能不能向我一样让你瘦下去!"我怔怔地愣了一会儿,盯着体重计的屏幕看了许久,然后我才意识到,我的Ed先生,又开始和我斗争了。

      他不请自来,甚至招呼都没打一个,我才意识到房门是关不住他的,我依旧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把他从我的脑海中识别出来,然后分清哪个是我的想法,哪个是他的想法。我差点儿上了他的当!

      我淡淡的收起了体重计,没有去量,更不会看到上面的数字。

      接着中午我在书中找到一段与我经历相似的描写,作者总结说,无论你秤上的数字是升高还是降低,你的Ed先生都会利用他摧毁你。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我想我会调整减肥计划,我会按照每日营养所需的建议参考进食,不像已往一样过分追求低卡低脂,运动我会坚持,但不把它当做消除暴食罪恶感的工具。我爱我自己,我正在努力离开你,Ed先生,我已经能够分辨出你了,不要再妄想欺骗蒙蔽我!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第一章 申请离婚

划清界限

      记得在一次晚上的小组治疗里,Ed真是沮丧透了。Julie说周六晚上不带Ed去剧院了,Lisa最终决定下次不让Ed进自己家门了,而Kelly则决心以后小组结束后不再让Ed送自己回家了。每个人都在与Ed决裂的道路上迈进了一步---除了Eileen,一个羞涩的、第一次参加小组的成员。在这次治疗时段结束时,她满脸疑惑地环顾我们问:“谁是Ed?”
      没人向Eileen解释过,Ed就是我们每个人的进食障碍。在整整九十分钟的治疗时段里,她把Ed想象成了一个跟我们每个人都约会的献媚者。我经常忘记对于初学者来说,“Ed”会是多么奇怪的一个概念。事实上,对于我来说,和Ed分离一直有困难。毕竟,我和Ed形同一人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我还记得在小组里第一次与Ed分离的事儿。我当时正在抱怨那周过得多么糟糕,并开始哭泣。没有人给我递纸巾,取而代之的是,Thom递给我一个仿真的Darth Vader(星球大战中邪恶的大反派)的面具,认真地叫我戴上它。我搞不懂他想干吗,但是我在这个小组里看见过更奇怪的事,于是就照做了。我的头全被这块黑塑料罩起来后,Thom让我假装成Ed。更特别的是,他让我扮成Ed和Jenni讲话。这实在是小菜一碟,冒出来的话都是我听了整整一个星期的:“Jenni,你真胖,你永远都不会康复。你未来的人生会一直很悲哀。”然后,我摘下面具,扮演Jenni的角色---与Ed脱离。这回可难了。在小组成员轮番鼓励下,最终我说:“Ed,你是个骗子,你只是想操纵我,我要离开你。”通过这次角色扮演,我开始看到、听到、感觉到Ed和我之间的区别。
      从那一刻开始,不论何时,只要我在小组上发言,就会有人问:“现在是谁在说话,Ed还是Jenni?”我开始意识到,Ed是如此频繁地通过我的嘴巴表达他的想法。有时我会拿出面具,以帮助我跟Ed划清界限。事实上,这个面具现在已经被挤到治疗室一个架子的后面去了,Ed再也不是我生活的前沿与中心。

正电荷v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参天大树

财富:1167

发贴:100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赞一个!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正电荷v写道:

赞一个!

真好,谢谢亲的鼓励!

筱霂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参天大树

财富:1028

发贴:7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加油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筱霂写道:

加油

恩,谢谢鼓励!我一定会坚持的!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反对与违抗

      刚开始康复治疗时,我和Ed之间的典型对话就如下面所列:
      Ed:你不该吃完饭。
      Jenni:知道,我不会吃的。
      我同意Ed说的,并且服从他。在经历了几个月艰苦的努力后,我们的对话变成了:
      Ed:你不该吃完饭。
      Jenni:不对,我应该吃完饭,可我就是不能吃。
      尽管我反对Ed,但我还是得照他说的去做。今天,我和Ed的对话则是下面所说:
      Ed:你不该吃完饭。
      Jenni:不对,我应该吃完饭,而且我会吃。

      努力的最终目标就是反对Ed的想法,并违抗Ed的指令。
      在你练习与Ed分离的同时,就是在为自己的想法留出空间---创造一个反对Ed的机会。反对Ed的念头对你来说可能很可怕或不现实,考虑到Ed在你生活中的统治地位,有这些反应很自然、很容易理解。但只要你坚持把自己和Ed分开来看,你就会慢慢学会区分什么是Ed说的,什么是你真正的想法。你将意识到认为你该暴食然后清除的那个人是Ed而不是你自己。你会发现真正的自己是想要摒弃这些行为和变得健康的。Ed想让你暴食和清除,而你自己想好好活着。
      如果你不能立即反对Ed,也不要担忧。这个过程花费了我好几个月的时间。在我真正地察觉到我和Rd有分歧之前,我不得不仔细推敲什么是我生活中真正想要的,并与Ed的目标进行比较。我不得不反复练习“承认有分歧”,并慢慢学会把自己的想法大声说出来。假以足够的时间和耐心,你也能够做到反对那些日夜缠着你的消极惯性思维。
在适应了反对Ed的感觉之后,下一步就是违抗他的指令。我发现违抗Ed远远比反对Ed更难。在我反对Ed说的话之后,我还是会照他说的去做,我仍然暴食--清除--节食。如果Ed告诉我别吃晚饭,我知道他是错的,我知道我的支持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想让我吃晚饭,但是我还是做不到。我打不破原来的行为习惯。但是,在不断反对Ed的同时,我对自己的了解越来越多,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从进食障碍中独立出来的感觉也越来越强。滴水穿石,我最终可以违抗Ed的指令了。
      如前所述,努力的终极目标是反对并违抗Ed。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完美的世界,这个终极目标在某些时候是无法实现的。尽管如果能永远做到反对并违抗Ed将是最完美的,但那并非成功康复的唯一途径。如果我们虽然同意Ed的看法,却依然能违抗他的指令,那也不失为康复实践中精彩的一幕。举个例子,即使是现在,有些时候我和Ed的对话也会是这样:
      Ed:你够胖了,今天别吃饭了。
      Jenni:你说得对,我今天也觉得自己胖,但我还是要吃饭。
      有时,当Ed说我胖时,我是同意的。但是只要我仍然选择违抗他的指令,我就是在康复的道路上挺进着。注意:尽管同意Ed的看法并不一定阻断你的康复进程,但是顺从Rd的指令则不然。
      当Ed跟你说话时,要尽量把自己和他区分开,反对他的说法,违抗他的指令。但在某些时候,你最多只能做到违抗Rd的指令。那意味着你不是完美的,同时也意味着你仍然在通向自由的旅途上前进。你终将达到终点。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Ed法则

      我走进电梯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三个人了,现在电梯就一共有五个人了。是的,我确实是说有五个人---Ed一直在我身边。电梯门一关上,我们抬起头,Ed在我耳边私语:“祝贺你,Jenni,你是电梯里最瘦的人。你今天真的很特别。”电梯在三楼停下,一位非常瘦小的女士进来了。

      Ed立刻说:“Jenni,那个女人比你还瘦。你真是个大块头,你太放纵自己了。”从一层到三层,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重了二三十斤。你坐电梯的时候体重会增加吗?如果你会,你就一定熟悉Ed非常钟爱的法则之一:无论何时何地,你必须一直是最瘦的那个人。

      Ed的法则遍布生活每个角落。这些是衣柜法则----你的“紧身”牛仔裤穿在身上得显得宽松;你在暴食的日子里必须穿松垮的衣服。这些事餐桌法则----不论在什么场合,你都要比你身边的人吃得少。你们的Ed可能会有些不大一样的法则,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他有法则,并且要求你遵守他的法则。

      如果你不服从Ed的法则会发生什么呢?当我不听从他的指令的时候,他就会说我是个一文不值的人。他说:“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去做,你就永远不会成功;你一生都会被人看不起;你会永远都看不到自己的潜力所在。”

      另一方面,如果我听从Ed,照他说的去做,他就告诉我:“你真的很特别;你在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你是成功的;如果你坚持听我的,你的人生将会很精彩;一切会在你掌握之中。”事实上,你必须得记得究竟是谁在掌控一切----Ed。

      当你开始试着与Ed分离的时候,你需要首先认清Ed的法则,这很重要。你必须有能力区分开Ed给你制定的标准和真正适合你的健康的标准。你必须认识到Ed的法则毫无道理可言。例如,很多Ed的法则是自相矛盾的,他今天告诉你别碰冰淇淋和饮料,明天就会说,“吃一加仑的冰淇淋,再喝三听饮料,尽量的吃,知道你吃恶心了。”Ed的法则就是为伤害我们而设计的。

      在能够识别生活中Ed所设置的法则后,你必须尽力去反对和违抗它们。即便有时Ed的某条法则看起来几乎无可辩驳,你还是得努力违抗它。如果你能打破他的法则,无论是哪一条,都意味着迈出了他的一大步。违抗Ed说明你在朝着正确的方向行进,别以为这是容易办到的。

      如今Ed对我还是老一套,只是我再也不听他的了。今天我的所作所为是靠自我力量和积极地自尊感发动的。餐厅用餐,我点自己真正想吃的东西;穿衣服,我以感觉舒适良好为度;坐电梯我也不再会增加体重了。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作者书中提到的法则,在我身上也统统设限。在公交站台,我会在车窗车门的玻璃中比较我和他人;包括作者所说的衣柜法则、餐桌法则,也都发生在我身上。

      Ed会不停地给我下达指令,这些指令都自相矛盾,目的就是为了操控我进入暴食---清除---节食的循环。 正如作者所说,我不听从他的指令,就会被他贬低得一无是处;我一旦听从他的指令,他就会使我相信我是与众不同的,是可以掌控我自己的。 事实上,掌控一切的,是Ed,不是我。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完美小姐

      尽管我请Thom为我做的是“个别”治疗,可每次会谈时他的办公室都坐了一屋子人。事实上,他办公室里每一个能坐的位置都被占据了。当我和Thom坐在软面治疗椅上时,Ed躺在了长椅上,而完美小姐则以她完美的坐姿坐在那把直背扶手木椅上。

      知道吗,Ed有很多同僚。Thom把其中一个叫做“应该怪兽”,它告诉我生活中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还经常听到“时间记录员”的声音,他紧盯着我如何度过每一分钟---想确保我的每一时刻都富有成效;我还听到完美小姐的声音,她屈尊和“时间记录员”站在一条战线上,承诺把我变得完美。

      对于完美小姐来说没有什么事足够好的。她坚持要我在大学里的平均成绩保持在4分以上;她想让每个人都喜欢我;她敦促我不要犯任何错误。我终于意识到完美小姐一直强加给我的那些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并没有让我在任何方面更优秀,却只是令我崩溃。就如同与Ed分离,我已经学会如何与完美小姐分离了。

      在治疗中,我开始从她的声音里区分出我自己的。通过与她分离,我学会了如何放松自己。我了解到其实完美小姐---而不是我---想让我变得完美。当我还在与完美主义的各种面目斗争的时候,我认出她并与她对话。最初,我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完美小姐:Jenni,你不能参加今晚的聚会。

      Jenni:为什么?我所有的朋友都去,我实在也很想去。

      完美小姐:你不能去,因为你今天暴食了。你今天并不完美,没有资格去。况且,你太胖了。

      Jenni:你说得对。我没资格去,而且,我太胖了。

      开始时,我能做的仅仅是把自己和完美小姐分离开,我能区分她的声音和我的声音,但是我仍然同意她说的,照她说的去做。今天我们的对话变成了这样的:

      完美小姐:Jenni,你不能参加今晚的聚会。

      Jenni:我要去。我所有的朋友都去,我也很想去。

      完美小姐:你不能去,因为你今天暴食了。你今天并不完美,没有资格去。况且,你太胖了。

      Jenni:我今天确实暴食了,但是并不意味着我就要剥夺自己快乐的一晚上。而且我不胖。

      在我和完美小姐之间进行过无数次的对话(就像我和Ed)之后,我才能不仅做到与她分离,还能做到违抗她和为自己而活。

      即使是现在,我在治疗中跟Thom谈话的时候,完美小姐还喜欢不时地扔点儿已经不值钱的东西出来。如果Thom说我做得很好,她就说我应该做得更好;如果我为自己近期康复中的胜利欢欣鼓舞,她就说我本来可以完成得更早些。我确实不完美,但我在治疗中学到---我不必完美。

      不必完美,必要的是坚持。每一天我所需要的就是脚踏实地步步向前。慢慢地,我用坚持取代了完美主义。毕竟,无论是在康复中还是生命中,只有坚持才会有回报。忘掉完美吧!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大概每一个进食障碍患者,都有一个完美小姐,她会在你指定计划的时候在你耳边说:“如果你要执行这份计划,你必须听我的,必须做到非常完美,不能有一点儿瑕疵。”慢慢地她又会说:“你看,如果你的方式不对怎么办?如果你用的材料和它说的不是一种怎么办?”“牛奶的量你能控制的正好吗?牌子不一样可不行,那样就不完美了。”

      我的脑袋每天都这样被她的声音充满,她让我感觉很疲倦,有一种很深的无力感和无价值感。这个时候Ed先生就会出现,告诉我,“回到我身边,这样最安全,去把附近能吃的都买回来,暴食了之后,你就没时间理会那些讨厌的事情了!”

 

      Ed先生和完美小姐,是最佳拍档,我无力抗衡。

知返jean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小树

财富:550

发贴:100

去TA的空间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获得支持

      如果你在和癌症斗争,你会一个人努力吗?你会拒绝看医生以证明你自己能救自己的命吗?你会向你的家人和朋友隐瞒自己的病,拒绝他们的支持吗?当然不会。你会征集招募所有你身边的支持来帮助你打败威胁生命的疾病。

      你的Ed就是一种威胁生命的疾病。你有支持队伍吗?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太棒了!一直伸出你的手,支持再多也不嫌多。

      如果你还没有你所需要的支持,你的想法很可能跟我刚意识到自己得了进食障碍时一样---我不想成为身边人的负担,我感到羞耻、尴尬、害怕。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是不完美的。如果不能靠自己解决这个“小”问题,我就会觉得自己太无能了。毕竟,生活中其他事都是我自己做的,这件事又有什么不同呢?

      因此我走进书店,买下所有我能找到的有关进食障碍的书籍。我在网络上彻底搜索资料,了解到了各种有意思的事实和数据。我确信我能拯救自己。

      我错了。在改变进食障碍的行为上我几乎一点儿进展都没有。在没有人可倾诉和交流的情况下,与Ed的分离显得异常困难。我把一切藏在心里,直到我发现自己快崩溃了。我看着自己的生活在眼前一点一点瓦解。我越是与Ed孤军对抗,他越是把我紧紧地掌握。最后我还是决定说出来,虽然不得不冒体验羞耻和尴尬的风险,不得不冒丢掉完美形象的风险,不得不冒成为别人负担的风险。因为此外唯一的选择就是和Ed一直走下去,走一条可以预见的毁灭甚至死亡之路。

      当我决定把秘密告诉David---我那时的男友时,我发现我说不出来。我歇斯底里地哭,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羞愧难当的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于是我把一本关于进食障碍的小册子藏在起居室沙发的一个靠枕下,然后回到卧室,把自己蒙在床上的被子里,告诉David去看那本册子。这就是我告诉他的方式,因为我说不出口。

      接下来要告诉的人就是我的父母。又一次,我发现自己还是出在无法说出口的境地。所以David替我告诉了他们,而我就站在他的身边哭泣。在与David和父母谈过之后,我决定自己需要专业帮助。搜索并找到一位我的保险能支付的进食障碍治疗专家实在是一项乏味而繁琐的工作。尽管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我还是强力推荐你们从高品质的专业医护人员哪里寻求帮助。

      现在我有一支庞大的支持团队,没有他们我不可能走到现在。在我第一次正面Ed时,他们一直站在我身后;在我需要时,他们把希望和鼓励用言语传递给我;在我倒下时,他们帮我站起来(他们今天仍在这么做)。奇怪的是,我发现没人把我当做负担。事实上,在给了我支持的同时,他们的自我感觉也特别好。我还超越了自己的羞耻感,因为没人把我当做应该感到羞耻的人来对待。我的支持团队告诉我,他们欣赏我寻求帮助的勇气,我令他们感到振奋和鼓舞,他们为我感到骄傲。

      你不必只身面对Ed。如果你害怕伸出求援,那就慢慢来;把你的进食障碍只告诉给一个朋友,感受从他/她那儿获得的支持;再想象如果有更多人跟你站在一起会是什么感觉;然后开始从其他值得信任的人那里寻求帮助,去看一位进食障碍的治疗师或营养师。一切可以按照你的节奏来,但最终必须建立起这支队伍,因为没人能单独完成这个任务。

happylifehhh

可持续减重达人 薄荷减重指导师学员

等级:树妖

财富:2091

发贴:7

看TA的资料

发送消息  加为好友

好帖呀微笑
         返回